茗滿長安 第二章:夜幕搖曳

更新:03-01 15:01 作者:算無遺策 分類:軍事小說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都長安,鎏金繁華下充斥着不知名的惡臭。筆硯閣  m.biyange.com

    楊國忠仗着自己國舅的身份,也在皇宮內開了一方府殿。這地方說大不大,只是群臣面聖的必經之處。

    「他當真是這麼說的」

    楊國忠看着那人臉上的傷,正是早飯時間,屬實有些倒胃口。

    「何止啊大人,他們龍城府各個氣勢囂張,張口便是對您不恭敬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這事那是該好好懲治他們一番了。身為朝中人士還有敢不恭敬我的。」

    楊國忠捏了一勺黃粥,只遞到嘴邊,可和那人說着話卻怎麼都咽不下去,漸漸的粥冷了,他便連着銀勺一併丟到了池塘。

    那人看着楊國忠並沒有到怒不可遏的地步,自己這一身的傷總要借着他的手報復回來,心裏一盤算,又要開口。

    「楊相,您可知道那龍城府最不長眼的不止他九公子,那府守李光弼,更是日夜練兵」

    「一介小廝也能搬弄朝堂是非了嗎交你的差事一共兩件,一是讓九公子追查制茶典,二是拿到南詔地形圖。如今第一件你辦的不清不楚,第二件更是毫無成果,留着性命回了長安,不先自己請罪,反而搬弄是非了。」

    當時是,一位錦緞華服的男子從門廊踱過來,手中捏了一本摺子,有些不耐的對着隨從指了指,隨後兩名佩刀的隨從便走到楊國忠面前,將那人提了起來往外拽。

    「哦,壽王殿下。」

    楊國忠沒心思的咧開嘴笑了笑,之後拍了拍身旁婢女的背,示意她再去取一副碗筷來。

    「楊相,玩樂是玩樂,但是辦不好差事的,就該嚴處,不然他們玩樂慣了,拿你的差事也遊戲。」

    那男子正是當事唐玄宗第十八子,壽王李瑁。

    「這些事我也不喜歡細琢磨,總之日後就聽賢弟的,照例打發了就是。今日婢子們提來了去年埋的今朝醉,我品着不錯,有女人香,賢弟也來一盞」

    楊國忠伸着大手拎起了酒壺,不由分說便給李瑁滿了一杯,似乎渾然不記得李瑁身子孱弱是碰不得酒的。

    李瑁看了看楊國忠,暗暗的吞了吞火氣。

    「這是今早工部遞到天桌上的摺子,上面儘是對萬世閣剋扣剝削的指控,幸而父皇被貴妃支走,我才能將這本摺子撿下來。楊相之前跟我說,你住在宮內便能閉塞父皇視聽不叫任何人上奏表,如今看來是有些誇大了。」

    李瑁面色不悅,將手中的摺子在胡桌上磕了磕,隨後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誰工部侍郎我平日看他不聲不響的,我只是今日貪酒告假朝堂,這廝竟然就將摺子遞上去了」

    楊國忠扯過摺子翻了翻,一抹血紅色已經涌到了額間。

    「賢弟你放心,我」

    一抬頭,便瞧見李瑁一臉不悅,楊國忠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「壽王殿下放心,這事我一定掩的乾乾淨淨,工部明日就會罷黜侍郎。」

    李瑁只收了收眸子,並沒有聲響,倒是楊國忠抓起帕子拭了拭汗。

    河北道,兩批紅鬃馬牽引着一輛車,行的不緊不慢。

    九公子搖了搖手裏的摺扇,將飛蟲趕出車去。

    「說好去徑山,出了城你便改道北上幽州,我現在也看不懂你了。」

    奕鋒騎着馬跟在一旁,對着窗內的九公子笑笑。

    「我也不想往幽州去,幽州的貪味太重。只是受人之託,送一樣東西罷了。」

  

相關: